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專業律師團隊介入醫療法律服務調查
發布時間: 2019-06-17 09:54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晨

在醫院工作6年之后,章李辭職了,從一名主治醫師轉變為一名主打醫療糾紛的律師。如今,在解決醫療糾紛的律師群體中,像章李這樣具有醫療相關工作背景的不在少數。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采訪浙江、北京的兩個專業醫療法律服務律師團隊發現,有醫療知識律師的有效參與有助于給緊張的醫患關系降溫,有利于患方有效維權,避免陷入違法式維權陷阱,可以幫助醫方正確處理外部壓力及錯綜復雜的利益糾葛,避免醫療投訴和糾紛的發生,有效防范和管控醫療風險。

醫學名詞晦澀難懂,醫患矛盾難以判定,醫療糾紛需要熟悉醫療法律的律師介入

近年來,暴力傷醫、醫療糾紛案件時有發生。涉醫違法犯罪行為及醫療損害賠償糾紛調解難度大,暗藏社會隱患,法律適用問題備受關注。

醫患之間的低社會信任度,部分原因在于這類糾紛處理機制不健全、法律救濟存在弊端和不足。裁判一起醫療糾紛的難度要遠高于普通民事糾紛,診療過程是否規范?用藥是否合理?院方有沒有盡一切努力避免壞結局的發生等,都需要專業的隊伍去鑒別。

晦澀難懂的醫學名詞、難以判定的醫患矛盾、專業精細的儀器數據等,處理醫療糾紛需要熟悉醫療法律的律師。

章李所在的浙江鑫目律師事務所仁安醫事法團隊,主要由前醫師現律師及在醫療相關企業從事過專職法務工作的律師組成。團隊成員分工協作相互配合,打破傳統的由一名律師進行操作的模式,為緩解醫患矛盾、為醫療相關機構合法合規化操作提供法律支撐,主要從事醫事侵權、醫事行政法、醫事合同法及醫事刑事法領域的研究和法律服務。

雖然同為專業化醫療法律服務團隊,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魏旻帶領的i醫團隊與仁安醫事法團隊有所不同,致力于醫療法律服務的專業化,為醫療機構、醫務工作者和醫療行業提供專業化、智能化的“一站式”法律服務。

“團隊中除了有擅長醫療損害訴訟的律師,還有企業管理、投融資、知識產權、基建、刑事、人事、外語等各方面的專業律師。”魏旻介紹說,為了滿足醫院的全面需求,他們起初組織了一支綜合醫療法律服務團隊,期望提供全方位“一站式”法律服務。

“試運行后我們發現,很多領域并非是醫療法律服務的主線,團隊僅需要幾名專精醫療法律的核心律師即可完成大部分工作,為此專門聘請相關律師并不能實現效益最大化。”魏旻說。

于是,i醫團隊快速調整了新的團隊模式,將團隊分為兩個部分,核心團隊由專職醫療律師組成,專注醫院常法服務與醫療訴訟業務;外圍團隊由合作律師組成全方位的“無邊界”律師團隊,在知識產權、投融資、刑事、人事、稅務、基建等方面開展緊密合作。

規范醫療行為, 普及法律知識,為醫方提供專業化、智能化、一站式法律服務

提供切合行業的法律顧問服務,律師不僅要在醫療糾紛的依法解決上下功夫,還要向醫生傳播法治精神。

“《旻律師畫醫患》是一本醫療法律漫畫書,分發到醫院科室,醫生閑暇時可翻閱,普法效果很好。”魏旻說,漫畫書中設計了一個具有醫療特色的機器人,承擔與旻律師互動的任務。一問一答之間,將晦澀難懂的法律問題解釋得易懂親切。針對醫生需要值班,夜班醫生無法立即得到咨詢回復的特點,i醫團隊專門制作了400問咨詢問答,方便醫生隨時了解醫療法律問題。

i醫團隊將訴訟、常法業務拆分成一個個步驟,通過每個步驟檢查項的確認,結合法律文書模板,將服務標準流程化,制作了醫療損害責任糾紛(院方)和醫院常年法律服務兩個項目模板。“我們將醫療損害責任訴訟拆分成100多個步驟,保證服務的流程和質量。”魏旻解釋說。

通過項目模板的使用,i醫團隊實現流程標準化、服務精細化、團隊協作化后,放眼于客戶對服務的感知與體驗,進行全方位常法服務管理。根據醫院的交易特點及相關法律法規,團隊為醫院采購部門、信息部門、后勤部門、對外合作部門設計了40多套合同模板,根據每家醫院的實際情況,定制專屬合同模板,專屬合同定制完成后,可以覆蓋醫院70%以上的交易內容。

“合同模板不僅需要考慮合同相關的法律問題,更應綜合考慮醫院的管理問題。”魏旻以醫院的維修合同為例說,模板合同中會設定不同維修應急等級,每一等級確定相應的應急時間,醫院根據自身的管理要求確定維修應急時間,即可實現統一的設備維修時間管理。專屬合同模板定制實現了合同前端的標準化管理。

標準化的服務與模板化的合同庫使服務更加高效精準,定制化的專項服務更具行業特色,增強了客戶體驗。

向醫院提供法律服務的過程中,i醫團隊發現,私立醫院更加關注人事管理和稅務風險,大型醫院逐漸關注科研技術轉化和臨床試驗,為此團隊專門設計了人事管理、科研轉化和臨床試驗專項服務。

“智能化法律服務系統是一個比較新的概念,沒有現成經驗可借鑒,團隊成立一年多來,我們邊做邊摸索。”提到康達i醫團隊的優勢時,魏旻說,康達作為一家綜合律師事務所,有專門的知識產權、投融資、人事、基建等專業團隊,更適合提供醫療行業的一體化、專業化法律服務。

很多醫療糾紛源起醫患溝通不暢,不論是為醫療行業還是為患者,具有醫療專業知識的律師都有很大發展空間

浙江鑫目律師事務所仁安醫事法團隊目前主要從事醫療糾紛訴訟代理、醫療機構法律顧問及醫事法律領域專項法律服務等工作,團隊業務大多涉及醫事侵權類訴訟,而且以代理患方的醫療侵權類訴訟業務為主。

在仁安醫事法團隊承辦的醫療糾紛案件中,有一起糾紛讓章李印象深刻。

一家大型三甲醫院主任醫師在外地醫院“飛刀”(指高水平醫生坐著飛機赴異地醫院做手術),不料患者在手術臺上意外死亡。患方反復要求醫院和“飛刀”醫生給一個說法就可以放棄訴訟,但是在公立醫院的體制下醫院沒有人主動解決這個事情,醫院既不主動提出解決方案,也不配合患方解決問題,患方最終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判決醫院承擔主要責任。

“目前的醫療糾紛主要是醫療損害責任糾紛和醫療服務合同糾紛,前者主要是醫療機構在診療行為中造成患者人身損害(傷殘甚至死亡等)的醫療糾紛案件,后者主要是診療行為造成財產性損失,多數發生在醫療美容整形領域。”章李說。

章李認為,醫患糾紛發生后的第一時間,醫方應當告知患方處理醫療糾紛的幾種方式,比如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調解、法院訴訟等,并且給予其適當的法律指導和支持。醫方可以考慮引入醫療事故責任保險等險種,一定程度上緩解醫患雙方利益沖突。

章李曾在辦案手記中這樣寫道:很多醫療糾紛案件就是醫患溝通不暢導致的。醫療糾紛發生以后,醫院方面一般愿意在現有法律框架內配合患方,但是由于醫患雙方很難取得信任,導致溝通困難,患方會認為醫院回避責任、刁難自己,由此引發極端醫鬧事件,歸根結底還是醫患雙方信息不對等,沒有良好的溝通基礎,以致很難解決問題。

在章李看來,醫方應當多安慰和幫助患者,而不是把患者當成流水線上的組裝零件。但是,現在醫務人員太忙以致沒有溝通時間,建議增加臨床一線醫務人員,與重點患者進行重點溝通;增加臨床一線醫務人員的自主性、責任心,比如徹底放開多點執業、大幅度允許醫務人員開辦個人診所、有條件取消醫療事業編制等;增強醫務人員的技術認同感和技術尊嚴,改善醫務人員的待遇,使之透明化;強化對醫務人員的法律責任監管。

“目前的醫療糾紛案件,醫療機構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后,對一些比較明顯的醫療過錯行為,行政機關或司法機關很少再介入調查,導致部分醫務人員難以意識到醫療事故的嚴重性。”章李說,賠償之后進一步追究醫療機構的責任,或許可以避免某些同類醫療事故的發生。

“不論是為醫療行業還是為患者,具有醫療專業知識的律師都有很大發展空間。”魏旻和章李一致認為。

本版制圖/高岳

規范醫療行為,普及法律知識,為醫方提供專業化、智能化、一站式法律服務

◆ 浙江鑫目律師事務所仁安醫事法團隊,主要由前醫師現律師及在醫療相關企業從事過專職法務工作的律師組成。團隊成員分工協作相互配合,打破傳統的由一名律師進行操作的模式,為緩解醫患矛盾、為醫療相關機構合法合規化操作提供法律支撐,主要從事醫事侵權、醫事行政法、醫事合同法及醫事刑事法領域的研究和法律服務

◆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魏旻帶領的i醫團隊,致力于醫療法律服務的專業化,為醫療機構、醫務工作者和醫療行業提供專業化、智能化的一站式法律服務

責任編輯: 朱劍
欲钱去买一波中特不夸张